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收藏」工业互联网的供应商都在做什么?如何“上云”?
时间:2020-07-08 08:33:43来源:IEADC
01工业互联网供应商做什么:高楼理论(1)

我把工业互联网比喻为高楼,从地基到地下层、低层、中层、和高层。

1、地基。地基是高楼的根,是与物理世界的连接点。工业互联网这幢高楼的根,应该是成熟的与自然界打交道的工业自动化的各个要素。主要是各种传感器、执行器。我把传统的自动化系统放在这一层,因为它们已经非常成熟模块化了。传统的MES也可以放在这儿,虽然现在也有人在谈论MES上云,那就不在这一层了。

2、地下层。地下层是通信系统,它把地基与地面层紧密连接起来,是物理世界与虚拟世界的桥梁。这一层的主要代表是各种数据转发线缆和设备如网关、RTU、交换机等等。在工业互联网的愿景里,我们把地基层的实时应用也搬到地面上来;那么地下层还会有设备支持实时通信网络如各种现场总线。

3、低层。这一层包括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所有支撑环境和各种工具,包括数据库,功能服务器等。我把一些基本工业互联网应用也放在这一层,如设备管理、工单管理等,当然它们的相对楼层要高一点。一些成熟的工业系统如SCADA、ERP等也属于这儿。上面说到MES上云应该就是把MES放在这一层。市面上有些企业被帖上工业互联网企业的标签,它们大多在低层玩。如果地下是对高楼的硬件支撑,底层就是对高楼的软件支撑。对中、高层很重要的软件支撑是标准化的架构和API。从支撑架构上讲,基本上统一到了容器(docker)技术。

4、中层。这一层是工业互联网的各种应用,那些不属于传统工业自动化的内容,所以可以叫做真正意义上的工业互联网应用。从IT角度,这一层包含了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最新的技术应用;从OT角度,这一层包含了五花八门的行业应用。这一层是体现高楼特异性的地方,是花园别墅,还是写字楼。随着这些应用的成熟,一些通用的结果会沉淀到比较下面的楼层,慢慢被划分到底层。

5、高层。这一层是工业互联网金融,食物链的顶端。它包括融资租赁、工业贷款、企业保险、产业链结算等等。把这一层单独列出来,是因为金融与工业确实是不同的动物。资本用得好,能加速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工业互联网也能使得金融业更高效精准。后者也算是工业互联网对金融业的“跨界打击”吧。

6、楼群。工业互联网的生态是一个全球的高楼群,是满天繁星。一个产业链平台需要组合上下游企业的高楼;一个政府部门的环境污染监控平台必须从各个污染源企业的大楼获得数据;现在流行的AIaaS(AI as a Service)概念应该也是对多个高楼的服务。楼宇群的另外例子包括一个大的集团或一个园区。高楼之间的连接基本上是互联网技术,也包括5G。

我们比较一下其它的划分理论:

1、云服务的内容分为IaaS、Paas、和SaaS。IaaS覆盖高楼理论里的地基、地下层、和底层的一部分。PaaS在底层里。SaaS层在中层。马云还提了一个DaaS(Data as a Service),对应中层和高层。AIaaS在中层。

2、市面上很多工业互联网平台架构,都有一个层次架构,从传感器执行器到各种服务。这些都可以对用到我们的地基、地下层和底层、以及一些中高层的元素。

3、制造企业内部的网络也分层次,从现场网络到办公室IT系统。这也对应高楼的楼层结构。

4、工信部把工业互联网分成三大块,网络、平台、和安全。网络主要对应楼宇之间的通信,也包含地下层。平台对应底层及往下。安全是另外一个维度,涉及楼宇群的方方面面。

02工业互联网供应商做什么:高楼理论(2)

以上是静态划分。建设工业互联网的动态同样要遵循造高楼的逻辑。首先要有地基。地基越深越厚,楼宇越结实,越能造高,越可靠。没有现场的真实数据,企业决策就不可靠。底层造好前,高层只能是空中楼阁。现阶段国内市场的发展热点是很多造好了的底层。市面上还有很多大数据公司、AI公司。它们算高楼的中层。我听说某些大数据公司的项目方式是从客户那儿拿来一堆数据硬盘、手工清洗、做些分析、然后把结果告诉客户。先不说结果有多大价值,这样做的复制性有多大?不管以什么方式,它们还是要补充底层,搬到某幢高楼里、或者自建底层。比如与普奥战略合作 。

从高层入手的公司有它的道理。资本经常追逐时髦的题目。楼层越高,价值密度越大、想象空间越大、对客户潜在帮助越大、要价能力越高。我知道一个直接在最高层发力的公司,做物联网金融。因为它是物联网行业的一方老大,所以还不算在造空中楼阁。希望他们成功。普奥秉承按部就班,从打地基开始。虽然自称刚造到底层,但一些应用里面也有数据分析和AI的影子;不知要不要自称AI公司?

工信部提出工业互联网的三步走是先数字化,再网络化、智能化。这个与我们造高楼的顺序一致。

标准对工业互联网的重要性,在高楼理论里也很明显。楼宇之间的互联互通,离不开标准。一幢楼的建造不可能只有一个企业。多个企业之间的协调,它们产品的匹配,都离不开标准。所有的楼都有共性,而不可能一幢楼有一个不同的建筑商,所以造楼这一行当也必须是标准化的。工业互联网的高楼,越往上,软件的比重越大。地面上每一层段都需要众多不同的软件供应商之间通过标准合作。

最后我们聊聊“上云”这个话题。云一般是指互联网上的公有云,如亚马逊、阿里提供的云服务。企业上云、MES上云,通常指的是在公有云上。我们没有限定高楼造在哪儿,它可以在公有云上,也可以在企业内部的机房里,甚可以是在我的个人电脑上。高楼造在云上,是指地上的楼层安放在公有云上,地下层把数据直接传到公有云。此时5G是一个很好的选项。

上云带来了一些新的挑战和机遇。首先,现场数据上传需要新的网关和通信,这给网关供应商带来了商机。原有的网关一般都是连到本地的系统,采用传统的两端都支持的协议。普奥参与的两个国标,定义了网关直接上云的协议。这样普奥云可以连接不同厂商的网关,即插即用。

其次是实时系统的问题。互联网不支持实时,所以不要试图在云上实现实时应用,比如在手机上直接控制工厂里的一个阀门。除非哪一天互联网进化成实时互联网,那时不光是MES上云,我们还可以尝试把地基里的东西上云,或者把楼宇之间的应用实时化。这就是我说的IT视角里的工业互联网乌托邦。高楼理论是工业互联网理想与现实的妥协。

工业互联网供应商做什么呢?他们就是工业互联网高楼里的地产商。包括所有与造楼有关的企业,互有分工,互有合作。有造楼的,有卖楼的,有管楼的。有提供基础元素的,如地基的传感器、地下层的网络设备、底层的平台软件、中层的AI服务、上层的设备保险、以及楼宇群的供应链服务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