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报告
去工业化后美国面临的挑战,工人以前掌握的技能失去了变
时间:2020-07-16 08:52:37来源:IEADC
这是市场需要政府帮助的领域。事后推动过渡成本极高,而且存在问题。美国本应为那些因为全球化和技术进步而失业的人采取更多行动,但是共和党拒绝为他们提供帮助,他们只能自谋出路。美国政府必须预见未来结构性转变的大趋势,使美国经济适应气候变化和不断变化的人口结构。这只是美国经济和社会在未来几年内会面临的过渡挑战中的其中两项。
 
包括自动化和人工智能,都代表美国正面临进一步的挑战。 这种近期变化以及一些早期事件给人们上了重要的一课:美国市场本身无法胜任这项任务。在前面我已经解释过了原因:那些受影响最严重的人,就比如那些失业的人,是最难养活自己的。这些变化往往意味着他们的技能失去了价值。他们可能不得不搬到就业机会较多的地方,而在美国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房价往往很高。
 
 
即使经过培训,这些人的工作前景可能会有所改善,但他们没有资金接受再培训,而美国金融市场通常只会以高利贷利率向他们放贷。金融市场只以正常利率贷款给那些有体面的工作、信用记录良好、房屋净值为正的人——换句话说,那些不需要钱的人。 因此,美国政府有必要通过所谓的积极的劳动力市场政策,来促进劳动力市场转型过渡。这些政策有助于对个人针对新工作进行再培训,并帮助他们找到新的工作。美国政府的工具之一——产业政策,有助于调整经济走向,使之朝着人们期望的方向发展,并有助于在新部门中建立和扩大企业,特别是中小型企业。
 
有一些国家(如斯堪的纳维亚)已经证明,规划良好的劳动力市场和积极的产业政策,可以在就业机会被摧毁的同时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并可以将劳动力从旧的工作岗位转移到新的。虽然也有失败的例子,但那是因为人们没有对成功的政策给予足够的重视。
 
 
美国政府在追求积极劳动力市场和产业政策的同时,需要对区位问题保持敏感。经济学家往往会忽视仅出现在某个特定地方的社会资本和其他资本。当工作岗位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其他地方时,经济学家有时会建议人们搬家。但是对许多与家人和朋友有联系的美国人来说,这并不容易。尤其是因为儿童看护费用高昂,许多人靠父母带孩子,这样他们才有时间去工作。近年来的研究强调了社会纽带、社区和个人福祉的重要性。 更普遍地说,区位政策的决策往往是低效的。太多的人可能想挤进大城市中心,但这会造成拥堵,给当地基础设施带来压力。
 
美国一些工厂迁往中西部和南部农村地区的原因之一是这些地方工资水平低,同时公共教育能确保这里的工人有足够的技能来提高生产率。美国的基础设施足够好,能很容易地将原材料运进工厂,再将成品运出。但是,导致部分地区工资低的一些因素现在正在助长去工业化的负面影响。工资在美国部分地区较低的原因是缺乏流动性——在完全流动性的情况下,同样工作的工资(技能调整)在任何地方都应是一样的。缺乏流动性是去工业化为何对社会带来痛苦的关键所在。
 
 
简而言之,美国需要关注一些特别的区域(如压力较大的城市或地区),基于地方的政策“因材施教”,以恢复和振兴社区。一些国家的经验可以为美国提供借鉴:19世纪的世界纺织之都——曼彻斯特,在英国政府的帮助下被改造成了一个教育和文化中心。曼彻斯特可能不如全盛时期那样繁荣,但将曼彻斯特作为先例比较是有启发性的,历史境遇相似的底特律因为美国的政策而破产了。 政府曾经在从农业向制造业经济的过渡中发挥了核心作用,现在它需要在目前经济向21世纪新经济的过渡中发挥类似的作用。